大IP时代,执着的“淑芬”是喜是悲
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读者会为“哈姆雷特”疯狂到什么程度,可能他自己都想象不到。在书改剧风起云涌的大IP时代,这样的读者群体有了一个专有称呼——书粉,谐音“淑芬”。面对影视剧改编时,“淑芬”究竟有多大的能量?他们对影视剧的评价标准是否可取?又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着影视剧的创作走向?“淑芬”,为了原著升级打怪“淑芬”对自己的描述是“不是看书了就叫淑芬,买书、长期支持作者的才叫淑芬”。他们也是疯狂的追星族,不过追的不是舞台上的明星,而是一部部文学作品。目前,众多网络文学作品都坐拥数量不菲的书粉群体,他们会通过写同人作品、做广播剧、剪辑视频等方式“安利”自己喜欢的文学作品,为其源源不断贡献热度。“淑芬”虽然一般年龄不大,但往往技能满格、战斗力爆表。来自天津的温凌是《盗墓笔记》的“十年老粉”,中学时充钱在小说阅读网站上通宵看《盗墓笔记》,上大学后为了画同人漫学会了画画,《盗墓笔记》的影视剧推出后因为不满意剧情,她又开始自己做剧情剪辑。“为了《盗墓笔记》,我学会了十八般武艺。”她打趣道。“淑芬”的同人作品也会为原著吸引更多的粉丝。来自内蒙古的大三学生陈宜晨是言情推理小说家丁墨的粉丝,她告诉半月谈记者,自己就是因为“淑芬”自制的视频而“入坑”的。为原著和作者投入真情实感的“淑芬”使文学作品自带流量,演变成大热IP,成为影视剧改编追捧的对象。原生“淑芬”为了支持自己喜爱的文学作品,也会尤其关注原著改编的影视剧,并无奈成为影视剧制作方收割的“头一波韭菜”。温凌说:“书粉们骂归骂,但是改编剧推出后还会赶着去看,一边吐槽一边忍不住看。小说改编的影视剧最初的热度,可能都是书粉们炒起来的。”“淑芬”与剧粉的和解与战争“淑芬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“圈地自萌”,然而当自己喜欢的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后,他们在观剧的同时往往会化身为“原著捍卫者”,就影视剧的改编得失与剧粉进行激烈论战。二次元和三次元天然有壁,文学作品的改编要想符合“淑芬”对原著小说的想象,实现从二次元到三次元的破壁成功是非常艰难的。不过,对于完成度高的影视剧改编,理智的“淑芬”还是可以化身“自来水”,一边高呼“真香”、一边尽情“安利”。2019年夏天火爆荧屏的《陈情令》,是难得的得到“淑芬”和剧粉共同认可的影视剧改编作品。有“淑芬”激动地表示:“《陈情令》以一生锄奸扶弱、初心不改的魏无羡为主线,角色高度还原并很好地体现了原著侠之大者的理念,感谢阿令(书粉对《陈情令》的昵称)帮我圆了梦,希望未来能出现更多这样有格局、有诚意的改编好剧。”改编难度超高的《陈情令》能够大获成功的背后,离不开《魔道祖师》庞大“淑芬”群体坚持不懈的努力和剧组全体成员对于原著和“淑芬”的充分尊重,而这才是书粉和剧粉盛赞的“有内核、有深意、有价值、有格局”的《陈情令》火爆至今并能走出国门的重要原因。对于改编剧来说,“淑芬”带起了热度,贡献了流量,同时也可能成为不可控的“炸弹”。《全职高手》的书粉和剧粉曾在网络上展开旷日持久的“骂战”,书粉不满电视剧选角,剧粉则认为作者同意影视剧改编,轮不到书粉说话。2018年大火的电视剧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带火了追剧的“香蜜女孩”,也炒热了“改编是否要忠于原著”的话题。书粉和剧粉的分歧,多集中在是否符合原著上,书粉在情节改编、人物设定、演员选择上一一与原著对照,吐槽改编的影视剧不符合原著、主线变成番外、人设崩塌、随意增减角色。而没有读过原著的剧粉,看到这些评价只会一头雾水。书粉和剧粉评价的两极分化,部分原因在于影视剧制作重视的是原著小说自带的流量而非其内容,有些影视剧制作方可能只想收割书粉这波“韭菜”,将原著小说的版权收购后进行改编,除了保留角色名字外,情节或只截取一部分,或大幅度添加新内容。书粉打开同名影视剧后,发现与小说几乎是不同的故事。对于此类“魔改”,再理智的“淑芬”也会化身进攻型战斗粉联合抵制的。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中文系副主任李纲说:“文学作品中不管人物还是场景,都是有心象性的,读者会根据文本展开想象,自己构建出一个形象。但影视是直观的,不管花多少钱制作、请谁当演员,和读者心目中形象都会有落差。”“忠于原著”就是好的改编剧?“淑芬”与剧粉纷争的背后,其实是对小说改编而成的影视剧的评价标准之争。如今是小说改编影视剧的“盛夏”。2018年网络播放量集均前十的电视剧中,有7部是由小说改编而成。对于这些改编自小说的影视剧,忠于原著是否可以作为评价其优劣的标准?什么又能决定影视作品的创作走向呢?影评人李星文认为:“对于原著的改编有两条道路,一种称为忠于原著,一种叫做尽情颠覆。忠于原著、改编成功的作品,最典型的是老版四大名著。进行颠覆后最成功的有徐克改编的《笑傲江湖》、周星驰改编的《鹿鼎记》,它们跟原著几乎完全不是一个文本,但是没人说它不是经典。”目前,“淑芬”将“忠于原著”上升为对影视剧重要的评价标准。李星文等影视剧研究者认为这并非一种理性的评价状态。“粉丝们呈现出一种极高的忠诚度,远远超越一部文艺作品和它的受众应有的关系,导致粉丝不允许对原著有任何改编。”李星文说,影视作品改得好,可以夸,改得不好,可以骂,但是否符合原著不应成为评价的标准。2018年的精品电视剧《天盛长歌》改编自网络小说《凰权》——一部大女主风格的古言小说,被改编为男女主并重、展现个人成长和家国情怀的权谋剧作。电视剧虽然在部分“淑芬”眼中是对原著的颠覆,但却很好地化解了原著为凸显主角光环而出现的情节矛盾,改编后的电视剧突破了原有网络小说的窠臼,格局立意显然高了很多。有“淑芬”表示:“不得不承认,改编是合理的。”青年作家安宁既创作小说,也创作影视剧脚本。她认为文学作品是独立个体的创作,以文字为载体向读者传达思想内核,而影视剧则面向大众,运用镜头语言呈现故事。“二者有不同的创作方法、艺术载体、受众群体及时间长度,影视剧的改编不可能完全呈现一部文学作品的全部要素,因此也不能用评价文学作品的标准,评价一部基于文学作品的影视剧的改编。”(刊于《半月谈》2019年第24期)2019-12-31 08:45:07:0魏婧宇大IP时代,执着的“淑芬”是喜是悲13049今日热评今日热评http://shuosx.sxdaily.com.cn/pic/2019-12/31/t0_(0X105X360X375)9ea8d3b2-378f-4dfb-ab00-5f16806c19ef.jpghttp://shuosx.sxdaily.com.cn/pic/2019-12/31/t0_(0X105X360X375)9ea8d3b2-378f-4dfb-ab00-5f16806c19ef.jpghttp://shuosx.sxdaily.com.cn/2019-12/31/content_8122566.htmlnull半月谈对于改编剧来说,书迷带起了热度,贡献了流量,同时也可能成为不可控的“炸弹”。1/enpproperty–>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